他的右手松开瓶身反而是重重的拍在了瓶底之上

 做这个动作的时候,苏锐或许没多想,但是叶冰蓝却闹了个脸通红,心跳的速度也加快了不少。
 
    这个时间段的酒吧正处于高峰期,即便是这看起来并不起眼的小酒吧,也仍旧是人满为患。
 
    苏锐拉着叶冰蓝坐在吧台前,一人点了一杯果汁,不过却并没有喝,而是看似好奇的打量着热闹的舞池。
 
    “美女,以前怎么没见你来过?”
 
    留着披肩长发的调酒师已经自动忽略了旁边的苏锐,而是色眯眯的看了叶冰蓝一眼,这种气质的大美女自然是极少可能会出现在这个酒吧,因此让见惯了“绿茶女”的调酒师不禁觉得眼前一亮。
 
    不仅是他的眼睛亮起来,在酒吧二楼处的栏杆前,几个壮男正一边喝着酒,一边吞云吐雾,目光一直锁定在叶冰蓝的身上,双眼之中露出毫不掩饰的**之色。
 
    “哥几个,准备准备,咱们去把那漂亮妞给泡了。”其中为首的一个光头玩味的说道,在昏暗的光线下,他脖子上的大金链子异常显眼。http://piaotian.net
 
 第698章 你来给我做个示范!
 
    正如苏锐之前所说的那样,凡是来到这种夜场来寻找刺激的女生,绝大部分都是寂寞难耐的绿茶妹,高跟鞋低胸装超短裙是她们的标准打扮,因此,当叶冰蓝穿着这一身清清爽爽的白色运动服来到这里的时候,立刻成为了一道不一样的风景。
 
    没几分钟的工夫,叶冰蓝的身上已经聚集了无数道目光,让她都有些不自在起来。
 
    “你紧张么?”苏锐看着叶冰蓝的样子,他已经明显感觉到对方的笑容略有些僵硬,心中暗自好笑。
 
    “有种进入了狼窝的感觉。”叶冰蓝苦笑着说道。
 
    “不,相比较他们而言,你才是狼。”苏锐把这句话给纠正了。
 
    一旁的调酒师还在贪婪的看着叶冰蓝,他还在想着一会儿要不要往她的果汁里面放上两颗安眠药,和几个兄弟里应外合,把这姑娘直接拿下得了。
 
    他可不觉得这种事情是违法,早就轻车熟路了,完事之后姑娘们也不会说什么,甚至有可能会形成革命友谊,再来第二次第三次也说不定。
 
    大部分的酒吧都是那么乱,毕竟来到这里的没有一个是善男信女,往往一个对视看对眼了,两个人就能睡到一张床上去。
 
    叶冰蓝的长相漂亮,身段本来就不错,再经过她这么多年来的坚持锻炼,早就形成了魔鬼身材,夜店里的那些姑娘们或许身材也是不错,但是和叶冰蓝一比,简直成了路边的小野花,完全不值一提。
 
    看着一男一女正跳着舞呢就开始互相拥吻起来,旁若无人,上下其手,苏锐真的担心,再多过一分钟,这二人就要一丝也不挂了。
 
    摇了摇头,苏锐低声感慨道:“这个社会远比我们见到的要乱的多,怎么就能开放到这种程度。”
 
    叶冰蓝自然也看到了舞池中的场面,俏脸微红,抿嘴笑了笑。
 
    她当了几年刑警,见过的乱象比现在还要多的多。
 
    “走吧,我们去下面的沙发上坐坐,老是呆在这里,鱼儿不知道多久才能上钩呢。”
 
    既然已经发现了那三辆嫌疑人所驾驶的车辆,那么苏锐倒也不着急了,反正这里就是嫌疑人的窝点,自己既然来了,他们想跑都跑不掉。
 
    苏锐拉住叶冰蓝的手腕,两人端着果汁从高脚椅上站起来。
 
    调酒师双眼冒光,恶狠狠的盯着叶冰蓝的挺翘臀部看了一眼,啧啧赞道:“看起来真特么的有弹性啊。”
 
    “有弹性也不是你能玩的起的。”
 
    就在这个时候,又一道声音在调酒师的身后响起。
 
    “猴子,你说这话可就不地道了,兄弟们都是有女人同享啊,这么漂亮的妞儿,十年难得一见,咱们哥几个一起换换口味如何?”长发调酒师笑眯眯的说道。
 
    “去你的,光头三哥看上这妞了,你要是敢碰,当心剁了你的老二。”
 
    “三哥看上了?那敢情好啊,估计这小妞晚上得使劲求饶了。”调酒师倒是没有一点悻悻然的神色,而是笑眯眯的说道:“咱们上不成,在一旁围观着看热闹也成啊……”
 
    …………
 
    苏锐和叶冰蓝并不知道调酒师在身后说了些什么,他们已经走到沙发上坐下,正巧看到有人暗地里兜售摇头-丸和神仙-水,后者的眼光再度锐利了起来。
 
    苏锐见此一笑,轻轻的揽过她的肩膀,装扮成情侣的模样:“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们,不然把你自己都暴露了。”
 
    叶冰蓝垂下眼帘,压低了声音说道:“我明白,只是有时候会忍不住,回头市里开会,我得把这夜阑珊酒吧的问题提出来,北区分局的工作太不到位了。”
 
    苏锐听了这话,看着她一本正经的表情,差点没笑出来:“你这样可就把人都得罪光了。”
 
    “自己工作不到位,还怕别人指出来吗?”叶冰蓝撇撇嘴,唇红齿白的样子在夜色下甚是好看。
 
    两个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眼神却在四周有意无意的打量着,把所有的情况尽收眼底。
 
    已经开始有男人端着酒杯往他们旁边的沙发坐下来了,这几个看起来有些凶悍,带着不少的痞气,要么是光头,要么是洗剪吹非主流的发型,着实有点让人无力吐槽。
 
    叶冰蓝轻轻的掐了苏锐的手心一下,眼底已经露出警惕的神色来。
 
    “嗨,美女,有没有兴趣来喝一杯?”一个留着莫西干发型的男人已经坐在了俩人的对面。
 
    苏锐可是清楚的记得,这个莫西干发型可是在苏炽烟工作室的监控视频中出现了好几次。
 
    鱼儿就这样上钩了!
 
    他看的不禁暗自摇头,心中说道,这个傻逼,既然能在打-砸的时候戴着墨镜和口罩,为什么就不能多戴一顶帽子?这发型那么显眼!生怕别人认不出来吗?
 
    而且,宁海分局一共获得了十九人的指纹,其中十个人留有案底,这个留着莫西干发型的家伙,却是在十人之外的!简直是撞到了枪口上!
 
    “这里是老巢,一个都跑不了的。”苏锐暗暗说道,脸上却绽放起灿烂的笑容:“这位兄弟,我女朋友她不能喝酒。”
 
    莫西干看了看苏锐,然后又在叶冰蓝高耸的胸前狠狠的盯了一眼,嘿嘿一笑:“不能喝酒可以学着喝啊,如果我硬要你女朋友喝酒呢?”
 
    “这里是公共场所,总不能强买强卖吧?我女朋友是良家姑娘,和你想的不一样,我想,这位大哥你还是高抬贵手吧。”苏锐把果汁杯子往茶几上轻轻的一放,说话间带着不卑不亢的意味。
 
    可是,这种不卑不亢落在莫西干等人的眼里,简直和笑话没什么两样。
 
    一群人随便伸出一只脚都能把他给踹死,还在这里装什么硬气?越装,死得越快!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莫西干抽出一支烟来,点燃之后放在嘴上,对着苏锐吐了个烟圈,眼中流露出轻蔑的神色。
 
    “你说这里是公共场所,我偏偏说这儿是兄弟们的后花园,在我们的后花园里,我们应该干什么?”
 
    莫西干靠着沙发背,双手张开,环视周围的人一圈:“哥几个,回答我,在后花园里应该干什么?”
 
    “采花!”
 
    周围聚集的几人嘿嘿笑着,异口同声的说道,在他们的眼中,叶冰蓝已经和到手的猎物没什么两样了。这种级数的大美女,如果遇到了却不能上,实在是有些太可惜了!他们只能希望光头三哥玩腻了之后,把这个女人留给他们!
 
    看到这一群流氓聚集,周围的其他酒客已经自动避开,毕竟这群地头蛇闹事,谁也不想被波及。
 
    “我们走。”
 
    似乎是看到形势不对,苏锐一把拉起叶冰蓝,就要离开。
 
    “站住,我让你们走了吗?”
 
    莫西干优哉游哉的抽了口烟:“我想要留下的人,还没有一个能走成的。”
 
    随着他话音一落,周围的凶悍男人们全都站起身来,一副马上就要动手的架势。
 
    “你们要干什么?”苏锐明知故问,脸上看起来似乎还有一丝淡淡的惶恐。
 
    “你别紧张,我们只是想要陪你的女朋友喝几杯而已。”莫西干笑呵呵的说道,这货的恶趣味看起来还相当不轻。
 
    “我说过了,我女朋友不会喝酒。”苏锐一把把叶冰蓝扯在身后。
 
    虽然后者的面部表情看起来很紧张,但心里差点没笑出来,苏锐的演技真的太逼人了,那种诚惶诚恐英雄救美的气质表露无疑。
 
    “今天老子在这里,你不会喝,也得喝!”
 
    莫西干一摆手,霸气外露的说道:“来人,倒酒!”
 
    他的话音一落,立刻有一个瘦的跟猴子一样的男人拎着两瓶伏特加跑上来,往茶几上重重地一顿!
 
    这家伙就是刚才与调酒师对话的“猴子”,只见他眼珠一转,与莫西干耳语了几句。
 
    后者闻言,点了点头,然后大大咧咧的指着桌前的伏特加,道:“小伙子,只要你一口气能够喝掉一大瓶伏特加,我保证你和你女朋友今天可以安全离开,我绝对不会动她一根汗毛。”
 
    看着那好大一瓶俄罗斯烈酒,苏锐有些犹豫的说道:“你说话算数吗?”
 
    “男人说话,一口吐沫一个钉!”莫西干冷笑着:“怎么,不敢吗?”
 
    可是,他心里却想着,老子不动你女朋友一根寒毛,但并不代表着光头三哥不会动她!
 
    这一大瓶伏特加,喝进肚子里绝对能把半头牛给醉倒,苏锐这小体格,怎么可能承受的住?
 
    只要他醉了,自己就能兵不血刃的拿下这个姑娘,将之送给光头三哥!
 
    想到这一点,莫西干回过头去,望向二楼的某个位置。
 
    在那里,他清楚的看到了一个脖子上戴着大金链子的光头男人正微微颔首。
 
    苏锐的目光也不着痕迹的飘了过去,然后又不着痕迹的收回。
 
    “想明白了吗?喝了,你女朋友就可以走了,不喝,哥几个就当着你的面让她尝尝这个世界上最快乐最幸福的事情!”莫西干嘿嘿的笑道:“我要让她知道,什么是巅峰的快感!”
 
    几人闻言嘿嘿一笑,很显然,在这个方面,他们是老搭档了、
 
    可是,这些人却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坐在他们对面的这位漂亮姑娘实在是太冷静了,甚至有些冷静的过头了!
 
    在这种情况下,她不应该是惊慌失措吗?她不应该是充满恐惧吗?为什么会这样淡定?
 
    “不过是喝一瓶酒而已,这有什么不敢?不过,我想让你先对我做个示范。”
 
    苏锐说着,已经一把扯过了莫西干,伏特加的酒瓶口直接就塞进了对方的喉咙里!
 
    ps:因为要去北京出差几天,期间还要整理不少材料,大概在下周二回来,有很大的可能这几天一更……虽然是一更,但也是忙里偷忙了。http://piaotian.net
 
 第699章 你们真单纯!
 
    这种场面自然是极为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这群小混混们全部都愣住了!
 
    二楼那位戴着大金链子的光头三哥见到这个场面,重重的一拍栏杆,脸上露出一抹狞笑:“敢在我的地盘上找事,真是嫌自己活得不耐烦了!”
 
    伏特加的酒瓶子口又细又长,正被苏锐直接捅进了莫西干的喉咙深处,后者双眼圆睁,满脸涨红,不断的干呕,看起来真的是苦不堪言!
 
    这莫西干的身形本来极为强壮,一看就是常年泡在健身房中,但是此时却被看起来并没有多少大块肌肉的苏锐捏住后颈,像拎小鸡一样拎着不放,动弹不得,简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莫西干被酒瓶口直接捅到了食道处,一股辛辣之极的气息直冲胃部!
 
    想吐却吐不出来,每次干呕,都带动着胃部一阵阵的抽搐,而每一次抽搐,都会让瓶子里的酒液灌进来许多!
 
    短短十秒钟的工夫,这一大瓶伏特加就已经灌下去了一半!省去了喉咙收缩吞咽的麻烦,这种喝酒的速度实在是太让人咋舌了!
 
    这和填鸭式的喂养方法没什么两样!不管你嘴巴愿不愿意,老子直接灌到你胃里!
 
    莫西干完全没有任何脱离的办法,因为他现在的嘴巴根本就不受自己的控制!
 
    他想要挣扎,可是颈后的那只手却越发的用力,也不知道他捏住自己的是哪个穴道,竟让自己浑身都使不出力气!
 
    这种伏特加的度数,大概相当于华夏传统白酒的五十几度,这种猛灌的方法,即便换做是苏锐,也是承受不了的!
 
    又是一犹豫的工夫,大半瓶伏特加已经消失在了瓶子中,此时的莫西干只感觉到头晕脑胀,呼吸之间都带着浓浓的辛辣酒精气息,简直让人想直接昏过去!
 
    苏锐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眼中满是嘲讽:“辱人者,人恒辱之。”
 
    说完,他的右手松开瓶身,反而是重重的拍在了瓶底之上!
 
    由于酒瓶口正插在莫西干的口中,因此苏锐这一巴掌,施加给瓶底多少力,就会有多少力作用在莫西干的嘴巴和牙齿上!
 
    “唔……”
 
    莫西
    由于之前这里被几个壮汉围住,因此常来此地跳舞的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个个虽然离的远了些,但仍旧伸长脖子往这边看着热闹。
 
    本来这些看热闹的人还以为这会是一场单方面的群殴,最后那个漂亮至极的女孩子一定会被这群“狼狗”给玷污,虽然他们心中也有不忍,但是这种情景见得多了,也就没什么了,反正这样的单方面群殴在夜阑珊酒吧时有发生,莫西干一行人可不是这些普通的酒客能够惹得起的,贸然见义勇为,只会让自己受更大的罪。
 
    可是,当这群看热闹的红男绿女们看到一贯凶悍的莫西干竟然被拎着脖子灌酒、一点反抗之力也没有的时候,一个个都彻底愣住了!
 
    就连控制音响的dj也是停了下来,傻呆呆的往这边张望着,至于那个之前色眯眯盯着叶冰蓝不放的调酒师,则是连酒杯已经被倒满都不知道,红色的酒液流了满满一吧台!
 
    “现在,我很想知道,还有谁想要让我女朋友喝酒?”苏锐环视了一眼,一股淡淡的霸气从他的话语之中透发了出来!
 
    叶冰蓝站在苏锐的身后,眼神之中带着光彩。
 
    事实上,她是警察,本来遇到这种事情,也都会采用警察的惯性思维来处理,但是,苏锐的这种方法无疑是和警方思维格格不入甚至背道而驰的,如果叶冰蓝是个有“标准化”的警察,那么她就应该制止苏锐的这种“以暴制暴”的行为。